澄江長安網 - 云南長安網 玉溪澄江頻道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
您當前位置: 澄江長安網 >> 政法園地 >> 政法文苑
暗夜里的康乃馨
2019-02-12 17:37:40

若安躺在草地上,仰望著那深邃的天穹,星星兒東一忽、西一閃地相互打著招呼。夜,靜謐、神奇......突然,一顆星星帶著五彩的長尾飛了下來,鉆進了若安的上衣口袋里。若安急忙把它從口袋里掏出來,發現這竟然是媽媽的眼睛啊——有點兒彎彎的、有點兒帶笑的......媽媽,若安嚅囁著。感覺自己的腦門上有一些暖洋洋、黏糊糊的東西在流動,她伸手摸去,只感覺手里粘上了一灘暖,還帶點兒腥味。月光下,若安終于看清了,那是一灘血呀!她慢慢回想著回想著——昨日的一幕一幕慢慢展開來、展開來:

昨天是星期三,也是若安犯愁的日子。一回到家,媽媽就說:“安安你趕緊來幫媽媽倒點兒水吧,媽媽口太渴了”。若安趕緊放下書包,去廚房燒水。倒上水、插上電后,若安站在廚房里發起呆來,今天老師說本周內要交150元的保險費,看著媽媽生病在床滿臉憔悴的樣子,14歲的若安心里很難過——媽媽一個月前被查出患子宮癌早期,需要做手術,但家里一貧如洗,連基本的生活費都差不多要沒了。所以,若安心里就跟自己糾結上了:說,還是不說?說了,媽媽近來治病花了不少錢,若安知道媽媽是基本沒錢了。不說呢,今天是周三,過2天就是周五了,又怎么去跟老師交代呢?這樣斗爭著時,猛地聽到媽媽在里屋喊:“若安,水好了嗎?”哦,若安這才回過神來,看到開關已經跳到自動關閉了。她趕緊拿著水去給媽媽倒上。

又回到廚房,要趕緊忙著做飯。飯是隔壁鄰居的王大媽抽空來幫著煮的,若安見電飯煲都已經顯示“保溫”了,趕緊簡單地做了一個番茄炒蛋,煮了一小鍋青菜,就和媽媽開飯了。

吃過飯、洗過碗,若安抓緊做中午作業,馬上就要期末考了,得抓緊點時間啊。上周老師還點名批評說這次總測驗自己的學習成績有所下降,從原來的第10名都降到19名去了,若安知道是媽媽的病情令自己有些分心了。

到了晚上,若安正寫著作業,聽到了篤篤篤的敲門聲。若安趕緊去開門,見一位身著警服的阿姨站在門口,問若安道:“請問是楊剛家嗎?”楊剛正是若安的父親。阿姨說她是縣司法局的工作人員,有事找若安的家人。因為媽媽病倒的緣故,李阿姨說暫時不要告訴媽媽她來過的事情,還說過2天還要來她家。

若安回憶著——她想起了李阿姨那雙明亮的眼睛和眼睛里欲言又止的意味。其實,昨天送走李阿姨后,若安內心感覺是忐忑的,因為盡管她不是十分清楚,但也模模糊糊地感覺,司法局好像是跟犯人有關的地方。這位李阿姨,她找到家里來到底是為什么事情呢?還問是否楊剛的女兒?是爸爸出什么事兒了嗎?帶著滿腹的疑問,若安思考著,猜測著。就在這時候,后腦一陣劇烈的疼痛襲來,若安閉上了眼睛,就什么都想不了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若安再次蘇醒過來。天已經亮開了。若安清楚地看到了路邊的樹木草叢,她卻是置身于一個山箐箐里。抬眼看去,北面是一片草坡坡,其他三面都有一些蓖麻樹呀、桉樹呀什么的,只有北面是稍微光一點的,原來這是小鎮的大黃山呀,小時候爸爸媽媽經常帶她來這兒玩,有一次還帶了涼米線來吃呢。想到涼米線,若安的肚子餓得咕咕直叫,該到吃早點的時間了吧,若安想。

哦,記起來了——昨天下午放學后,媽媽叫了出租車,讓若安跟著王師傅去隔壁的小鎮幫媽媽抓藥,到半路時對面一輛車疾馳而來,王師傅緊急避讓,方向盤往右邊急打,后來若安就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

若安試著爬起來,但渾身都沒有氣力。這時候,聽到路上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若安拼盡全力回應,來人循聲找到了若安......

第二天早上,若安醒來,看見有點滴順著管子慢慢流進自己的身體。媽媽怎么樣了?爸爸又怎么樣了?若安一腔愁腸,掛念萬千......要是媽媽在這兒該多好!若安一偏頭——呀,竟看見了日思夜想的媽媽,媽媽就睡在自己的身邊呢——這是真的嗎?是真的嗎?若安有點不敢相信。就聽見媽媽欣喜地說:“安安你終于醒了!”媽媽伸出手來,母女倆手拉著手,感受這久別重逢般的百感交集。媽媽說,今早來查房的醫生說,若安這次車禍多受的是皮外傷,幾天就會好了。還有輕微的腦震蕩,一段時間也能康復。而若安的獲救,還得感謝縣司法局的李阿姨——

昨天,李阿姨來到若安家看望了媽媽。送了牛奶、麥片等營養品來,并跟媽媽說了若安爸爸的事情:若安爸爸在一家快餐店打工。兩個月前來了位顧客,對店里的食物挑三揀四并出言不遜。爸爸看不下去勸了兩句,那顧客就動起手來。兩人扭打在了一起,若安爸爸情急之下抓起柜臺上的扳手打中了顧客,造成顧客輕傷。經過處理,法院判決若安爸爸一年有期徒刑,緩刑2年。這樣,若安爸爸依然可以在店里上班,但自由要受一定限制。因為媽媽患病不便行動,若安將作為家屬參加到李阿姨他們的社區矯正小組,在爸爸服刑期間進行鼓勵幫助。為了這個事情,李阿姨昨天來到了若安家。而當時若安天晚未歸,媽媽就拜托李阿姨幫助查找她的下落。經過李阿姨到公安機關報案并進行追查,若安和王師傅才得以獲救。

媽媽剛和自己講完這些事兒,病房門口就走進了一位身著警服的女警官,若安發自內心地喊道:“李阿姨好!”阿姨手里捧著一大束康乃馨,走到若安的床邊,把康乃馨放到了床頭柜上。之后摸摸若安的頭安慰她說,經過社區矯正小組的調查,了解了若安的家庭情況,事情都會得到解決的。李阿姨轉過身來,對著若安媽媽說,經過上報,縣政法委組織召開了由縣司法局、民政局、縣婦聯、教育局等多家部門參加的會議,專題研究幫助解決若安家的困難,并一一落實救助措施:學校把若安作為困難學生進行補助,那150元的保險費從補助費中直接扣除;民政局將若安家納入低保戶進行補助;縣婦聯因當時正跟市級醫院做婦科病治療項目,經申請給予若安媽媽特助,全免手術費;目前若安媽媽需要在縣醫院做基本調養,條件成熟時市醫院的醫生就下來為她會診并做手術;指定李阿姨作為聯系干部對若安家進行長期幫扶。說著,阿姨從包里拿出一疊表來問媽媽情況后填了,說要完善下基本信息。

四年后。

今天是若安18歲的生日,她約了李阿姨在一個小冷飲店見面。

李阿姨來了,兩人一面喝著冷飲,一面談著。忽然,若安從包里變戲法似的拿出一本火紅的錄取通知書來遞給李阿姨。“嚯,這可是全國的名牌政法大學啊!祝賀你了!”李阿姨笑呵呵地說。若安胸腔里一股股感激的暖流不絕涌動,她終于把這么多年心中對政法委、對司法局、對婦聯、對民政局等單位的感激之情化作了這份火紅火紅的錄取通知書!此刻,若安的內心也像通知書一樣火紅火紅、滾燙滾燙的。是啊,四年前,這位司法局的李阿姨救了她的命,救了她的家——媽媽手術后康復很好,李阿姨幫媽媽在環衛站找了打掃衛生的工作;爸爸也因為在若安和矯正小組的鼓勵下表現良好如期解除矯正,并被飯店提拔為主管;還有那一年,縣政法委書記帶隊來慰問了若安一家,為她家送來了學習和生活用品......飄飛的思緒慢慢收回,若安接著又從包里變戲法似的拿出一大束火紅火紅的康乃馨捧到李阿姨的手中,阿姨又像當年一樣,把康乃馨擺放在了桌子上。

看著一大束康乃馨,想著馬上就要開始的新的大學生活,若安心里有像康乃馨一樣火紅火紅的情懷在綻放、綻放......

供稿:司法局吳漁飛

編輯:王   儷   媛

Copyright 2013-2016 版權所有:中共澄江縣委政法委員會
制作單位:玉溪網 
滇ICP備100004706號